以“爱国”的名义纪念“五四”

        内容提要:本文响应习近平在“纪念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围绕“爱国”精神,分析其概念的起源、内容、实质,最后提出“爱国”精神在当今中国的具体细化,强调和呼吁以“责任和奉献”精神为核心的新时代“爱国”精神。
 
        习近平在“纪念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道,五四运动是以“爱国、进步、民主、科学”为主要精神,尤其以爱国主义为核心。习近平指出:“五四运动,爆发于民族危难之际,是一场以先进青年知识分子为先锋、广大人民群众参加的彻底反帝反封建的伟大爱国革命运动,是一场中国人民为拯救民族危亡、捍卫民族尊严、凝聚民族力量而掀起的伟大社会革命运动,是一场传播新思想新文化新知识的伟大思想启蒙运动和新文化运动,以磅礴之力鼓动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实现民族复兴的志向和信心。”
        “爱国”在当今中国是一个越来越重要的概念,对于任何一个中国人,“爱国”已经成为一个最低限度的要求,但同时,它又是一个最高限度的理想化追求,它无时无刻不负责着我们国家建设、民族复兴的精神担当。在纪念“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之际,我们回望“爱国”一词,再次温习它曾经带给我们的力量,再次感受它正在带给我们的感动,再次展望它将要带给我们的激情。
一、“爱国”意识觉醒的双重内涵
        在中国思想传统中,只有王朝与天下,并没有现代民族国家观念。19世纪中叶以后,中国被迫卷入弱肉强食的世界竞争体系,遂萌发民族国家意识,同时因为反动政府的卖国行径,中国的“爱国”概念更多融入了对自身的检讨。
        首先是严峻的外部环境,帝国主义瓜分中国,船坚炮利;其次是日本明治维新的影响,思想引进;再包括达尔文主义理论影响,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等等。中国的青年人和知识分子无奈地意识到,传统的充满仁义礼智的大同理想已经与支配现代世界的强权法则格格不入,这个世界的普遍公理是实力和武力。要适应这样的一个外部世界,要避免被人侵吞蚕食的命运,就不得不建立一个能够适应新的世界秩序的现代民族国家。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中国的国家意识逐渐产生并快速发展,随着社会运动而大幅兴起。
        与传统的18世纪兴起的古典爱国主义不同,古典爱国主义强调理性思想的启蒙,主要目标是反对内部的君主专制和王朝腐败。19世纪拿破仑战争后欧洲普遍发端的爱国主义则属于极端排外的沙文主义情绪。中国在19世纪产生的爱国主义则属于两种不同形式的某种结合:既含有对帝国主义侵华的排外特征,也含有对内部政府不满的革命特征。共产党创始人陈独秀1914年在《甲寅》发表《爱国心与自觉心》,提出激烈的说法:“国家者,保障人民之权利,谋益人民之幸福也。不此之务,其国也存之无所荣,亡之无所惜。”可见其爱国思想中是包含有对反动政府的检讨、对人民权利的诉求的。
二、新文化运动对“爱国”概念的深化
        “五四运动”不仅仅是一场爱国运动,其背后有更宏大的理想支撑,这就是寻求文化进步的新文化运动,这使得中国的“爱国”概念深深植入了思想启蒙的价值内涵。
        早在“五四运动”前夕,随着甲午战败和日本二十一条的提出,海外中国留学生就已经兴起了文学改良热忱。胡适在美国呼吁教育救国,日本的留学生开始转译各类西方知识,法国留学生借鉴法国启蒙运动开始宣传文学革命。在国内,无论是蔡元培主掌的北大还是陈独秀期间的《新青年》,都热衷于攻击守旧主义,提倡改革思想。新文化被视为黑暗中的光明、可以救国的大道。也正是在这种浪潮下,社会主义被引进,马列主义根植中国。
三、“爱国”概念在当今中国的明确指向
        如果把“爱国”概念过分扩大化,就容易陷入虚无主义和无政府主义怪圈。如果把“爱国”概念置于明确的时代背景下,我们不难看出,爱国意识的萌发和深化,都是与时代内部外部环境和国家情况的变化发展密不可分的,也是“爱国”意识双重内涵的有机统一。在当今中国,“爱国”概念十分明确,有坚实的主张,习近平指出:“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高度统一”,这是一个简单却极具号召力的主张,也是符合实际的。不论是民族危亡、民族尊严、民族力量还是民族复兴,最终都指向了爱国主义,而思想启蒙,也指向的是对人民和民族救亡的觉醒。
        因此,我们纪念五四,毫无疑问就是进行再一次的爱国洗礼,这无时无刻不体现着其背后的核心价值——“责任和奉献”,这就是当今时代“爱国”所蕴含的最高价值取向。比如,习近平提出对青年的六点要求中,第一点是新时代中国青年要树立对马列主义的信仰、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念、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信心;第二点是要热爱伟大祖国,听党话、跟党走,胸怀忧国忧民之心、爱国爱民之情,不断奉献祖国、奉献人民;第三点是要担当时代责任——民族振兴;第四点是要砥砺奋斗;第五点是要练就过硬本领;第六点是要锤炼品德修为,自觉树立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四、以“爱国”的名义纪念“五四”
        对“五四运动”的评价是多样的,但有一点是共识,那就是“五四运动”是一场思想和社会政治相结合的运动,它在本质上是一次思想革命,而其出发点和目标就是维护民族的生存独立的“爱国”主义。“五四”当时身在北京的杜威在一封家信中这样评价:“想想我们国内14岁以上的孩子,负起一个大清除政治改革运动的领导责任,并且使得商人和各界人士感到惭愧而来加入他们的运动。这实在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正是在“爱国”口号的感召下,青年知识分子们发起和组织了这场运动,也是在“爱国”口号的指引下,我们党带领全国人民完成了反帝反封建的伟大斗争,还是在“爱国”精神的指引下,我们正在开创着中华民族新的伟大事业,我们以“爱国”的名义纪念“五四”,正当其时,正恰其分!
 
参考文献:
《五四运动与现代中国》丁耘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
《五四运动在日本》小野信而汲古书院2003年
《剑桥中华民国史1912-1949年(上卷)》费正清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年
 
作者姓名:李云飞
 

发布日期:2020-01-13 15:52:57 本信息被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