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在新形势下的关系

王斌 九三学社珠海市委会高新支社 
九三学社参政党理论研究中心选送

        摘要: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发挥社会主义协商民主重要作用”。面对新形势,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也融入了新的元素,与时俱进。在新形势下,协商主体向广泛化方向发展;协商更多强调“依法治国”理念;协商的形式也更为多样化;协商的内容更为精细化。
        关键词:政协协商;政党协商;广泛化;依法治国;多样化;精细化

        随着40年中国卓有成效的改革开放进程,[1]上海GDP从1978年272.81亿元升至2017年30632.99亿元,天津从1978年108.84亿元升至2017年18549.19亿元;中国GDP从1978年的3678.7亿元人民币升至2017年820754.3亿人民币,同期[2]美国从1978年的2.36万亿美元升至2017年19.39万亿美元。综合国力的提升,会体现出国内地区之间的发展不平衡,也同时带来国与国之间的发展差距改变,各种新的问题也会接踵而至。
        习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发挥社会主义协商民主重要作用”。面对新形势,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也融入了新的元素,与时俱进。
        在新形势下,协商主体向广泛化方向发展
        经济的高速发展,在各领域杰出的机构和个人也会越来越多,发生的各种矛盾也会越来越多,甚至是国际矛盾,协商主体更广泛也恰适应了时代要求。
        协商向广泛化深耕。从主体而言政协协商在中共、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基础上,进一步将各界人士协商的范围扩大化,例如新的社会阶层加入到协商工作中,即是政协协商主体广泛化的实证。协商主体的广泛,也为执政党提供了更为全面的协商资源,从而为协商成果带来了更多的参考元素。政党协商主体的广泛化体现在,协商主体结构优化,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总体数量稳中微升。根据《中国共产党发展党员工作细则》,优先保证党员质量,适当控制党员数量增长速度,党的基层组织增长速度也基本控制在1.5%内。这一系列举措之下,政党协商主体结构也必然更加优化。
        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主体都向广泛化发展,但又有细微差别,政协协商主体发展更具多样性,政党协商主体发展更多的是在中共共产党、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结构上的调整;政协协商主体以扩大辐射面为主,政党协商主体以结构优化为主。总体二者主体都在向广泛化发展。
        在新形势下,协商更多强调“依法治国”理念
        衣食足就会有更高层面的精神追求,整个国家对于法律也会越来越尊崇,通过“依法”将社会矛盾逐步弱化。这在协商的工作中就需要时时循法而行。
        依法治国是现在和未来在制度顶层设计和执行方面都会占据更多的工作重心。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在制度制定和运行越来越强调法律的作用。做为政协协商的重要渠道人民政协,2018年3月15日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修正案)》,从制度层面进一步完善了政协协商的法律依据。政党协商在“依法治国”最直接的体现是,在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的内部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法律机构和人员,这些机构和人员在政党协商时为“依法治国”保驾护航的作用更为重要,其成为法律保障机制,对于政党协商程序的合法,规范了政党协商工作。
        二者共同之处都在加强“依法治国”的理念,也都将其应用到协商过程中,不同之处在于政协协商因涉及各界较广,因此在“依法”的时候也更为具体化。政党协商的“依法”方面更具备宏观性。
在新形势下,协商的形式也更为多样化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指出,人民政协要“探索网络议政、远程协商等新形式,提高协商实效”。
        很长一段时间,会议多成为一种低效且成本高额的沟通方式,减少见面协商也逐步会成为一种趋势。
        除了传统正式主要协商形式,逐渐也出现了非传统非正式形式的协商形式。原有的通过会议等方式依然是主流沟通方式,现在随着技术的发展,也在借助网络、手机等工具进行非传统协商,虽然这种方式不作为主流协商,但其在未来协商过程中所起到的辅助作用是巨大的,将推动协商的高效性,并减少更多成本。
        二者共同之处在于目前都以会议形式为主,不同之处在于地方性涉密信息较少的政协协商可以优先采用多样化协商模式。
        在新形势下,协商的内容更为精细化
        粗狂型的发展带来突飞猛进的经济进步,经济发展到现阶段精细化的发展正在成为趋势。
        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协商的主要内容都是关于国家治理方面的问题,涉及宏观面较多,在实际中,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和各界人士在落实到自己所涉及的层面就会发现很多细节问题需要精细化。
        例如《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明确自2019年1月1日起社会保险费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其中社保按照收入实缴的政策,未考虑到我国国情实际情况,在没有过渡期和充分准备的情况下一但执行,将会造成企业成本大面积上涨,在制造业利润整体微薄的情况下很可能加剧企业倒闭以及失业增加的情况发生。该信息一经公布,立刻就有民主党派人士讨论后就其产生的影响提交了提案,随后在综合各种因素后暂时推后执行。这就充分说明协商内容精细化的必要性。
        二者在协商内容上都是关于国家宏观治理方面的,不同之处在于政党协商偏重于国家宏观层面,政协协商除了宏观层面也会会涉及到微观层面,也会为国家宏观治理的决策起到完善作用,使得决策更为有效。

        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都是中国行之有效的政治协商方式,在多年的实践中经过不停的完善,成为适应中国发展的特有民主方式,在中国相对平稳发展的60多年里,这种民主模式用实施说明了其成熟性。在中国共产党执政党的领导下,各民族党派、无党派人士和各界人士共同协商,促进国家统一,以发展中国综合实力为目标,必然造福14亿中国人,同时也会对全世界产生非常积极且深远的影响。

参考来源:
[1]  国家统计局.数据查询.
[2]  世界银行公开数据.

发布日期:2020-01-13 14:26:44 本信息被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