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爱国初心 承“德赛先生”之真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的传承与再出发

内容提要:
        一个国家应该实行什么样的政治制度,走什么样的政治发展道路,是应该与本国的国情和性质相适应,还是应该“听取”其他国家和学者的意见,最终实现“普世价值”,历史和现实交给了我们一份明确的答卷。本文尝试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着手,以九三学社如何传承“爱国民主科学”的政治薪火为点,带出中共与以九三学社为代表的各民主党派是如何通力协作,筑牢多党合作共同思想基础的面,最终以民主之手段开创了一条发前人之未发,最终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科学道路。

        上个世纪90年代,伴随着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美国一跃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彼时社会主义万马齐喑,各界话语权基本被美欧所完全垄断,以日裔美籍学者法兰西斯·福山为首的一系列西方学者就势抛出了所谓的“历史终结论”,该观点认为以美英为首的两党制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两党竞争既能于内合作,也能对外竞争,是完美的治国形式,而与之相对的一党执政不仅属于威权主义,也缺少纠错的内生、外在动力,必将由内向外产生崩溃。
        事实证明,世上并不存在所谓的“普世价值”,国家发展也不存在所谓的“最终版本”。福山本人也早于2009年便对这一观点进行了修正,他重新认为:“客观事实证明,西方自由民主可能并非人类历史进化的终点。随着中国崛起,所谓‘历史终结论’有待进一步推敲和完善。”(《日本要直面中国世纪》——《中央公论》2009.9)。福山等一众外国学者在20年左右的时间内,思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是因为中共、中国在建党近百年、建国仅70年的时间内,从一穷二白的农业国能够发展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不仅在人类经济史上绝无仅有,更是人类文明史上所仅见的。而在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最关键的因素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中国共产党领导,而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度,不仅符合当代中国实际,而且符合中华民族一贯倡导的天下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异等优秀传统文化,是对人类政治文明的重大贡献。
        经过历史的选择,我国特有的一党执政多党合作社会主义政治发展制度在时间的检验下,才是最符合我国政治实际,最适合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道路。建党近百年来,中国共产党不仅在建设和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强大的自我修正能力,创造了党内巡视、全党整风等自我纠错的形式,减少了威权主义的诞生,不断形成并加强纠错的内生机制与动力,更是在不断地积极探索中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不忘多党合作之初心,与以九三学社为代表的其他民主党派一起,以民主之手段取得了科学发展的成就。
        国家的飞速发展,既来自于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也来自于新型政党制度对于国家发展的有益补充。这种“新型政党制度”根植于中国土壤,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重要构成之一。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之所以行得通、有生命力、有效率,就是因为它是从中国的社会土壤中生长起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过去和现在一直生长在中国的社会土壤之中,未来要继续茁壮成长,也必须深深扎根于中国的社会土壤。”(《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第二卷),外文出版社2017年11月版,第286—287 页)
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之优势所在
        (一)决策执行能力强而有效。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对于本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巨大的影响力量,一套适合的本国国情的政治制度充分可以发挥制度的优势,推动为本国经济社会发展,从而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国际社会中脱颖而出。民主集中,不止在党内推行,也成为我国政党制度的伟大创造。每年两会中,民主党派所提出的具有创造性、可行性的提案都成为政治决策的重要组成部分。
相比于西方国家实行三权分立模式中存在的政党恶斗、党同伐异、决策迟缓、相互掣肘,甚至民粹盛行等问题,我国的政治体制可以使决策理性高效,抓住机遇,迅速执行,推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相较而言,我国政治制度可以在科学汇聚各方意见后迅速加以推进,我国依靠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有所为、有所不为,自主实现了一系列重点突破、重要发展。
        (二)思齐自省能力的兼收并蓄。我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可以融合各种不同文化的巨大熔炉。中国共产党在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也吸收接纳了一切文明的优秀成果为之所用。
建国之初,以苏联为榜样,选择了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这种体制在当时落后的中国发挥了巨大的制度优势,充分发挥了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通过一个又一个五年计划,建成了比较完善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把我国从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变成了一个工业化的国家,为我国以后进行改革开放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邓小平在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开幕式上作了题为《新时期的统一战线和人民政协的任务》的讲话,全面分析和阐述了我国社会阶级状况的根本变化和由此带来的统一战线内部结构的深刻变化,对新时期统一战线的性质、构成、范围、方针和任务以及人民政协的地位和作用等问题作出了科学论断。指出新时期统一战线和人民政协的任务是:“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努力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同心同德,群策群力,维护和发展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为把我国建设成为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而奋斗”。在深刻反思历史经验教训后,针对前苏联与美国“星球大战”,导致国民民不聊生的现实情况,抓住机遇,突破市场经济姓“资”还是姓“社”的思想禁锢,实施改革开放,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积极吸收各民主党派有益意见,将我国建成世界第一工业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二、不忘合作初心、继续携手前进,以辉煌成就点亮新的征
        爱国民主科学是九三学社孜孜以求的目标。无论是在反抗日本侵略争取民族独立时期,还是在解放战争实现民族解放时期,五四爱国精神都激励着九三先贤以各种方式投入到民族独立与解放的运动中;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过程中,九三学社都一直传承和发扬优良的爱国传统,以始终如一的爱国情怀,为国家的发展和建设贡献力量。
        (一)建社初期,秉爱国之志,起“五四”之先。百年之前,爱国首先从争取民族独立、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反对帝国主义奴役和封建军阀政府卖国行径开始。抗战期间,九三先贤大声疾呼“团结救亡、奋起抗战”,投笔从戎,积极参加民主革命,亲手写就“五四宣言”。解放战争期间,面对国民党蓄意发动内战,学社发表《拥护中共“五一”号召暨毛泽东八项主张的宣言》,主张以政治协商方法解决中国内政问题,自1946年旧政协会议召开前夕,积极配合中共工作,拥护中共建国纲领,为促进一个新中国的诞生殚精竭智。
        (二)建社至今,承民主之愿,积极参政议政。70多年来,本社同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患难与共,为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做出了积极贡献。参政议政以来,九三学社充分发挥人才和智力优势,就实施科教兴国、人才强国、可持续发展战略,依法治国方略和科技、教育、经济、文化等重大课题进行调研,在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等领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九三学社努力学习、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团结带领广大成员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以奋发有为,开拓创新,与时俱进的精神,把九三学社建设成为适应新世纪要求的参政党,为实现我国在新世纪的宏伟目标不懈奋斗。
        (三)建国以来,袭科学之初衷,推进国家科技进步。新时代,九三学社充分发挥人才和智力优势,就实施科教兴国、人才强国、可持续发展战略,依法治国方略和科技、教育、经济、文化等重大课题进行调研。王淦昌、邓稼先、赵九章、陈芳允、程开甲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王选、黄昆荣获2001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师昌绪荣获201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谢家麟荣获2011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程开甲荣获2013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无论是在国防领域,还是在产业发展领域,九三人都独领鳌头,牵头我国产业升级,引领我国在国际产业价值链从低端向高端不断上升,逐步我国对外贸易中以低附加值产品为主的结构在逐步改变。
三、从历史走来,向未来迈进,九三学社力争新功
        2018年2月6日,习近平在同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代表座谈时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多党合作要有新气象,思想共识要有新提高,履职尽责要有新作为,参政党要有新面貌”(《人民日报》 2月7日01版)。“四个新”要求的提出,为民主党派工作和多党合作事业指明了新方向。
        作为执政党,中共始终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九三学社始终认可中共的宗旨、初心和使命,从建社伊始便选择同共产党团结合作,在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利益上具有一致性,而这一致性便是新型政党制度成功实践的前提和基础,也是我们在接下来努力的方向与持之以恒的不懈动力之所在。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型政治制度通过制度化、程序化、规范化的安排集中各种意见和建议、推动决策科学化民主化,有效避免了旧式政党制度囿于党派利益、阶级利益、区域和集团利益决策施政导致社会撕裂的弊端。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前夕,许德珩主席主持将“民主科学社”改为“九三学社”,是因为我们已经看到中国共产党新型的政党制度已经贯彻落实了“民主、科学”的本质,无需在名称中另行重复。在进入新的历史时期后,学社应继承“爱国、民主、科学”的优良传统,进一步提升加强自身建设的主动性。围绕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总体思路、实现的路径以及方针政策,不断建言献策。在思想上更加坚定、履职上更加坚实,对内加强组织,对外时刻与中共保持一致,使得中国新型政党制度不断向前,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走下去,最终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交一份不同的“中国方案”。

作者:刘水清

发布日期:2020-01-13 14:35:00 本信息被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