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政协历史定位演变及新时代使命

一、人民政协的诞生与发展历程
        (一)人民政协的历史由来
        人民政协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倡议下,在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以及无党派民主人士一致赞同下,于新中国成立前夕诞生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名称有历史缘由。抗日战争胜利后,根据国共两党在重庆谈判时签订的《双十协定》,1946年1月10日,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国民党、中国青年党、中国民主同盟和无党派社会贤达代表共38人,在重庆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即“旧政协”),就改组政府、整编军队等重大问题达成了五项协议。虽然协议很快被国民党撕毁,但各政党、各方面民主协商国是这一方式却“在人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在取得解放战争战场上的决定性胜利以后,1948年中共中央发布了《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发出了“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号召,得到各个方面的热烈响应。1949年9月7日,周恩来在《关于人民政协的几个问题》的讲话中指出:“政协是沿用了旧的政治协商会议的名称,但以它的组织和性质来说,所以能够发展成为今天这样的会,决不是发源于旧的政协。”接着,他阐述了人民政协产生的历史必然性和新旧政协的本质区别。他说:“从五四运动以来,中国有了共产党,有了第一次国共合作,有了大革命运动,经过了四个革命阶段即北伐战争、土地革命、八年抗战和最近三年来的人民解放战争,才形成今天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这样的组织,可以说这是一百多年来民族民主革命运动牺牲奋斗的果实,也可以说是30年来新民主主义革命运动获得胜利的集体表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这一组织便是中国共产党过去所主张的民族民主统一战线的形式。[1]它绝对不同于旧的政治协商会议,旧的政治协商会议已经让国民党反动派破坏了。可是大家都熟悉这一组织形式,所以今天我们沿用了这个名称,而增加了新的内容”。这就是人民政协这一名称的历史由来。
        (二)人民政协历史定位演变历程
        1949年9月21日至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人民政协正式成立。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当时还不具备召开普选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条件下,肩负起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权的重任,承担起建立新中国的历史使命。出席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人士共662人,包括了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无党派民主人士、人民解放军、少数民族、国外华侨以及各地区和各界的代表,汇集了国内一切拥护人民民主的进步力量。毛泽东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主席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主席。人民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光荣地完成了建立新中国的历史使命,开辟了中国历史的新纪元。   
        新中国成立后到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前,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共举行过四次全体会议,为恢复和发展我国国民经济、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促进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   
        1954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成立后,人民政协的性质发生了重要转变,其职权也做出了相应的调整。人民政协作为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机构、作为统一战线组织继续发挥重要作用,在完成社会主义改造、推动各种社会力量为实现国家总任务而奋斗、活跃国家政治生活、调整统一战线内部关系、扩大国际交往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推进新中国各项建设贡献了力量。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邓小平同志说:“新时期统一战线和人民政协的任务,就是要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努力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同心同德,群策群力,维护和发展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为把我国建设成为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而奋斗。”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明确提出新时期人民政协的性质和任务,确立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方针,推动人民政协性质和作用载入宪法。[2]
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确立为中国的基本政治制度,通过修改宪法明确这一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进一步明确了人民政协的性质、主题、职能。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中共中央颁发《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等文件,为新世纪新阶段人民政协事业发展提供了理论基础、政策依据、制度保障。
        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共中央高度重视人民政协工作,强调要进一步准确把握人民政协性质定位,充分发挥人民政协作为协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围绕团结和民主两大主题,推进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制度建设。人民政协在继承中发展、在发展中创新,紧紧围绕中心、服务大局,聚焦全面深化改革凝聚共识、汇集力量、建言献策,作出了新的积极贡献。
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下人民政协的新使命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新形势新目标新征程,对人民政协工作提出了新定位新使命新要求。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一系列关于人民政协的新理念新观点新论断,科学回答了人民政协事业发展的方向性、全局性、战略性问题,阐明了人民政协的政治原则、性质定位、目标任务、职能作用、特色优势、创新路径,形成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的重要思想,为新时代人民政协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为人民政协工作的加强和改进提供了根本遵循。
        习近平总书记抓住人民政协作为统一战线组织这个根本属性,首次阐明了要坚持一致性和多样性统一的工作方针,充分发挥人民政协在巩固和发展新时代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中的作用。[3]首次阐明了新型政党制度,强调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伟大的政治创造。人民政协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重要政治形式和组织形式,要发挥好重要平台作用。首次阐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强调要充分发挥人民政协作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专门协商机构作用。首次阐明人民政协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强调要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发挥更大作用。首次阐明人民政协是适合中国国情、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强调人民政协不属于权力机关,而是人民当家作主的重要实现形式。这就丰富了人民政协性质定位的内涵,提升了人民政协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为人民政协更好履行职能、发挥作用指明了方向。
        新时代人民政协要高举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旗帜,坚持大团结大联合主题,坚持正确处理一致性和多样性统一的方针,努力寻求最大公约数,画出最大同心[]圆,把中国人民智慧和力量聚合在一起,凝聚起同心共筑中国梦的磅礴力量;要围绕中心、服务大局,聚焦党和国家的中心任务,围绕“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紧扣三大攻坚战履行职能,做到政治协商聚焦大事、参政议政关注实事,民主监督紧盯难事,帮助党和政府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施策有效性;要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作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紧扣保障和改善民生中的瓶颈和短板问题献良策,破解民生难题,增进人民福祉;要支持中央政府依法对香港、澳门行使全面管治权,推动两岸同胞共同弘扬中华文化,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实现祖国完全统一而不懈努力;要促进中国同世界各国的文化交流,为促进人类文明进步事业、完善全球治理贡献中国智慧,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三、加强改进新时代人民政协工作的建议
        (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坚持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
        中共十九大提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要求,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个初心和使命,反映了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心愿和根本利益,既是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也是人民政协的初心和使命。
        坚持人民政协为人民,是人民政协的最高价值追求。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推动政协工作更加贴近群众、往基层延伸、在一线作为,把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作为履职的着力重点,引导委员聚焦就业、教育、医疗、居住、养老、环保等群众关切,深入界别群众和基层群众中听取意见、汇集舆情,提出更多反映不同阶层、不同群体诉求的提案和社情民意,用担当和实干让“政协”与“人民”心贴心。
        (二)参政议政工作与时俱进,不断提升水平
        “懂政协、会协商、善议政”是习近平对政协委员们提出的殷切期望。他叮嘱委员们“建言建在需要时、议政议到点子上、监督监在关键处”。这成为新时期人民政协和政协委员履职尽责的重要遵循[4]。
        提升协商议政水平,是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的有力抓手。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以来,汪洋主席在许多重要会议和场合反复强调:人民政协要紧跟时代步伐,以求真务实的态度,努力提高工作质量。政协的工作质量主要体现在协商议政的水平上,提升协商议政水平的基本功和切口是深入实际做好调查研究,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否则就找不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好思路好点子,提不出破解难题的好办法好建议。调研不能只走“康庄大道”、只看“示范景区”、只听“经验汇报”,或者只到“会场”不到“现场”,停留在“开开会议、读读材料、听听汇报”上,那种“走几天时间、转几个地方、听几次汇报、带回几堆材料”的调研考察,没有多少实际意义和价值。同时,还要在研究论证和转化落实上下功夫,“只调查不研究等于白调查,只研究不调查等于瞎研究”。[5]
        (三)坚持党的领导同时加强民主监督职能
        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构建党统一指挥、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把党内监督同国家机关监督、民主监督、司法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贯通起来,增强监督合力。” 民主监督是指人大、政协的监督。习近平从两个视角界定政协民主监督:一是对党和国家重大方针政策形成提出咨询智库建议,在事前事中进行有效民主监督,确保方针政策科学性。二是对执政党进行全方位实践监督。各民主党派作为参政党要对党和政府重大问题进行超前调研,提出可行调研高见。如果政协对党委政府重大决策研究深度不够,游离在决策体系之外,提不出可行决策建议,必导致参政议政边缘化,民主监督形同虚设。民主监督要有理有力,围绕党委政府重大决策提出切实可用参政议政调研建议和提案,这是新时代政协的新任务新责任。
        (四)坚决维护“一国两制”,共同谱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篇章
        人心是最大的政治,共识是奋进的动力。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对粤港澳发展提出新要求,人民政协作为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组织,主动协助党和政府加强思想政治引领,筑牢团结奋斗共同思想政治基础,是人民政协的历史使命和时代担当。
        人民政协有着人才荟萃、联系广泛、渠道畅通的独特优势。长期以来,港澳地区与内地广大政协委员在共同推动区域发展,维护“一国两制”方面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全国政协主席汪洋指出,要在建言资政和凝聚共识上双向发力。双向发力根植于人民政协的制度设计之中,充分彰显了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独特优势。必须深刻把握政协港澳工作的政治性政策性,加强思想政治引领,坚决把人心凝聚在“一国两制”的旗帜下;必须深刻把握粤港澳重大合作的艰巨性复杂性,搭建平台畅通渠道,在建言资政中凝聚最大思想共识、巩固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必须深刻把握发挥港澳委员“双重积极作用”的稳定性长期性,扩大团结联谊,培养爱国爱港爱澳新生力量,确保“一国两制”事业薪火相传。

徐融 

参考文献
[1]郑宪:《试析人民政协职能的发展与创新》,《新视野》2010年第2期。
[2]程竹汝:《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基本理论问题思考》,
《政治学研究》2011年第2期。
[3]《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
[4]童庆平:《当代屮国政党协商民主制度的制度建设》,华东师范大学2008年博士学位论文。
[5]《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外文出版社2017年版,第297页。

发布日期:2020-01-13 14:37:32 本信息被浏览次数: